云中月

花月同人文

                    请问你是谁?

  “请坐吧。” 洁白的病房中,一位病人对着来者说道。

  “花医生,云中月就拜托你治疗了。” 在云中月旁边的人离开了这个房间。

  “你还记得你在叫什么名字吗?” 花间集问道。

  “不……不记得了” 云中月绞尽脑汁的在想,却想不起来自己名为什么。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叫花间集,是你的主治医生。” 花间集翻动着云中月的病历假装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哦”

  “你的名字叫做云中月,现在你先试着记住这两个名字。”

  “云中月和花间集对吗,我会试着记住的。” 眼前的女子甜甜的一笑道。

  “明天我还会来的,你一定要答出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哦。”

  “失忆症吗?可还真是个棘手的病人。” 回到办公室后的花间集,看着云中月的病历叹了口气。

  所谓的失忆症,其实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遗忘掉之前所记忆的所有事情。

  “阿月,我又来了。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现在距离花间集治疗云中月已过了一月。这一个月里,花间集都是反反复复的告诉云中月自己的名字和她的名字。

  “唔……是花间集对吗?”云中月想了想,说出了这个答案。

  “对,那你自己的名字呢?”花间集很高兴。在这一个月里,云中月终于正确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唔……不记得了”

  “没事,你已经记住一个名字了。这是个好的开始。”

  可是云中月似乎不想再记任何一个名字了。虽然这样,但是云中月对花间集这个人似乎形成了条件反射。云中月记住了花间集的一切……

  直到……六个月后,花间集出了车祸。挡风玻璃刺入花间集的脑中,因碎片太小又刚好压在脑神经上,无法取出,被医生们决定安乐死。

  尽管,那天的云中月哭的撕心裂肺,哭着喊着求医生不要安乐死。却被医生一口否决,只因云中月是一个失忆症患者,他们相信第二天一觉醒来,云中月会什么都不记得。

  第二天醒来,云中月还记得关于花间集的点点滴滴,以及花间集出车祸被安乐死的消息。

  一个月后,云中月还记得关于花间集的点点滴滴,只是有些不全了。

  一年后,云中月还记得花间集这个名字,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记得这个名字……

  花间集,请问你是谁?为什么我会记得你……



  


花月同人文

                    余生独爱你一人

  春节到了,云中月又独自一人坐在桃园中一个人静寂的喝闷酒。

  “阿月天气冷,多穿一件衣服。” 花间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云中月的身后,将一件外袍披在云中月身上。

  “你怎么来了?” 花间集的出现,让云中月感到意外。

  “怎么了嘛?我不可以来吗?” 花间集盯着云中月旁边的酒看。

  “喝嘛?”话刚说出口,云中月就后悔了。

  “花间集是世家女子怎么会喝酒呢?” 云中月暗暗的骂自己嘴笨。

  “嗯,你等一下。” 花间集像没有听到云中月说话一样走开了。

  “阿月你那个桃花酿有些冷,会伤胃的,喝些暖的。” 花间集将怀里的桃花酿放在地上。

  “阿月,春节你都是这么过的吗?”花间集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我不像你,有家人……”

  “春节,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云中月把桃花酿灌入口中。

  “可……仙君不陪你过春节吗?”

  “仙君有事情要做,我不能打扰他。”云中月无奈的说。

  “是嘛……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

“无事,这些年来,一个人已经习惯了。” 云中月的泪无声的落了下来。

  “说习惯了,谁信啊?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云中月在心底无声地说道。

  “阿月,今年的春节你不再是一个人了。我会在这里陪你,一直都陪你。”

  “阿月,我心悦与你。余生,我只想与你一人度过。我,只爱你一人。”花间集握着云中月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

  “间集,我便把我的余生托付于你。”云中月抱住了花间集。

  “仲使生死离别也不能将我们分开。不准比我早死,我们说好了的。”花间集有点惊愕会从云中月的嘴里听到这句话。

  “好,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

  十日后,云中月身着嫁衣嫁与花间集。俩人在姻缘树前,在仙君的见证之下,行礼拜堂……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最爱的阿月的间集……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最爱间集的阿月……

 


  


花月同人文(1)

                  对不起,我失约了

  云中月,语文143、数学132、英语102……恭喜高考壮元,云中月看着眼前一叠叠的奖金和各种奖杯,机械的露出微笑和老师合影。

  “呵,真傻” 在角落站着少女叫花间集,是同人圈中一位写手大大,同时也是df社团的社长。df是darling frankx比翼双飞的意思和缩写。 花间集是在2年前入的社,把当时即将解散的社团重新团结起来,并使社团创造出的动漫一举成为最热门的动漫,她本人也被誉为“永不凋零的玫瑰”。

  本来,花间集只是回来领毕业证书。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使花间集的脚步慢了下来,觉得应该她们两个人聊聊。

   咖啡厅

  云中月拿着本书坐在花间集对面看,两个人就这样尴尬的坐着,一言不发。

  “你当时为什么离开”花间集想了想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云中月是df社的创建人之一,永不坠落的月,同人圈的画手大触。那年,是国漫最低谷的时候。日漫美剧横行天下,所有的国漫都被认为是垃圾。

  df社团是由云中月和花间集二个同人大大和一个富二代联合创建的一个社团。那年,df社团以新颖的题材和优美的画风在国漫中脱颖而出。可云中月在收尾前夕神秘失踪,df,国漫之光,永不坠落的月就在那一天全部消失。后来花间集一个写手顶替了云中月的位置,但因为花间集的画技不够娴熟,导致后面烂尾。df社团也在网上被疯狂的喷,之后的df社团差点解散,好在花间集一直在死守。                              

  “出国了”云中月合上书,低下了头。

  “为什么”花间集努力压下怒气

  “没有为什么,国外的处境更好”云中月始终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离开妖音和小浅她们……”花间集红了眼,她简直想弄死眼前这个人。

  妖音,小浅曾经是df社团的cv后来因为顶不住外界的压力又被爆出是同性恋被迫选择退出社团和同人圈

  我对不起她们和……你”云中月的声音中多了一份愧疚,曾经的她说过要保护好df社团每一个人,现在却……

  “我不用你对我道歉,你对不起的是妖音,小浅,df还有你心中的动漫”花间集一鼓气把自己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你知道茜子手扭伤不能画了吗?”花间集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

  “df不缺画手吧”云中月下意识的扯了扯衣角。

  “茜子受伤了,我们还缺一个主画手。你当初的lD没有注销,你回不回来?”花间集的语气迟顿一下。

  其实当时云中月神秘失踪除了花间集以外的老社员都在唾骂这个背信弃义的社长,甚至网上还传出云中月和别的热门日漫社团合作。

  云中月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也许,这次她不想在放弃可以抓住的画笔了吧。

  “马上就收尾了”花间集把剧本放在云中月的面前。其实,花间集是不想来找云中月的,要不是因为茜子的手伤的太严重,剩下的画手中又没有可以担起主画手这一重任,花间集根本不会想到云中月。

  “我……我就画一次……”云中月其实真的很喜欢画画。可是,她真的还能拿起画笔吗?一想到这里云中月的右手又止不住的抖。

  “一次就够了……那就这样说好。”花间集匆匆的离开。

  “嗯”云中月望着花间集的背影,云中月垂下头。手机突然响了,接通电话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阿月,回来吃饭吗?”

  “不……不用了,我……我在学校吃就行……”话音没落,云中月就挂了电话。面色苍白,恐惧……极度的恐惧……

  那年,云中月高一,是同人圈中小有名气的画手大大,和花间集、一个富二代结识后成了职业画手并创建了df。df成为云中月的所有梦想,那时的她希望df成为世界有名的动漫制作室,让国漫走向世界巅峰。

  为了画画,为了df,为了国漫,她和家庭决裂。发布前,她接到父亲的电话。电话里父亲先恭喜了df,后来很着急的告诉她说因为她的不务正业,她的妈妈得了病,希望她能回去看看。云中月想了想,也没和别人说,就偷溜出去看自己“病重”的母亲。

  却不曾想这就是噩梦的开端。下了车,云中月没有看到父亲,而是四个大汉。一顿拳打脚踢后,云中月被带上飞机,到了目的地后,云中月被关在一栋别墅中。

  别墅中,空无一人。云中月的手机,电脑被收,屋子里没有任何可以于外界联络的工具。“放我走,放我走,马上要收尾了……放我出去……”云中月扯着门把嘶吼着。

  “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就回来接你回来。”广播突然响起

  云中月这才意识到,全屋都有监控,广播,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注视。

  “不要……求求你……放我出去……”云中月苦苦的哀求着,只是再也没有声音……

  每天,都有人来对云中月改造。哀求,怒骂统统没有用。云中月哭了,不仅是无助,更是梦想的破碎。云中月的双手在一次次的改造中露出了后遗症。

  五个月,五个月后云中月被允许回国。回国后,云中月才知道因为自己的神秘失踪,df所制作的动漫烂尾,妖音和小浅退出同人圈。

  回国以后,云中月把所有作画工具全部丢掉,所有的画全部被她删除。云中月逼迫自己努力学习再学习,云中月成为了高考壮元。

  发布前夕

  云中月的手又止不住的抖,冷汗止不住的冒,她靠着墙坐了下来。

  “云中月你怎么了”花间集蹲下来握着云中月发抖的双手。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失踪的,是我的错……不,是他们的错……我没有忘记df……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我没有忘记……”

听说云中月回来后的老社员纷纷来找云中月要解释,却被云中月这副样子吓了一跳。

“你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花间集坐下来把云中月的头靠向自己。

  “其实也没什么啦,都走出来了”云中月觉得这不算什么秘闻,就简单的的说了出来。

  “我要对你负责,因为我你才……”花间集脸越来越黑,然后把云中月扶了起来。

  “发布完我们一起去漫展”

  “好”

  “然后一起去旅行”

  “好”

  ……

  “谢谢你们对我们df的支持,动漫的收尾是我画的,希望各位会喜欢”云中月站上发布的舞台,面对着发布台下对df的支持者……

  时隔两年,云中月踏上了两年前未能踏上的舞台。抓住了心中那支画笔,找到了自己可以依附那个人……